《中本嘉大咖》是中本财经全新推出的区块链大咖访谈栏目。带你直击大咖思想内核,全窥大咖崛起轨迹,笑谈比特世界风云。

 

本期访谈嘉宾是Lambda创始人何晓阳,本期访谈主题是《智慧探险家何晓阳的区块链冒险》。

 

他曾经历过长达十多年的基础软件Performance Tuning征程,对国内基础软件实践及发展有深入研究。也曾创立北京蓝海讯通科技有限公司(OneAPM),将其打造成中国应用性能管理领域的龙头企业。

 

后来,深刻洞察软件行业发展局限的他,毅然投身区块链浪潮,创立了区块链分布式存储项目Lambda,致力于“将数据价值还给用户”。

 

成功或许有偶然,但也存在必然。

 

今天,我们一起回顾一下Lambda创始人何晓阳在区块链行业的起起伏伏。

 

下文是结合访谈内容,
撰写的Lambda创始人何晓阳的个人传记

 

1

十年行业坚守价值上亿的创业体悟

 

何晓阳2004年毕业于北京理工大学计算机科学系。
毕业前两年,就职于北京东方通科技有限公司,任开发工程师;2006年至2008年,在BEA Systems中间件软件公司任开发工程师。
长达十多年的基础软件Performance Tuning征程,让他对国内基础软件实践及发展有深入研究。
2008年年底,何晓阳创立北京蓝海讯通科技有限公司(OneAPM),担任其董事长。
当时,何晓阳就洞察到:中国应用系统的访问量和并发是全球最大的,IT基础架构层是全球最复杂的。应用的性能始终是一个难题,它造成了很多损失。但应用对于他这样的运维人员来说是一个黑盒,完全不可见。他希望自己的团队能够研发出一种软件、工具或服务让应用程序和基础软件不再出问题,或者至少可以很快定位问题。
这个想法萌生后,让他注意到了APM这类软件。
起初,他以为APM这类软件无法很好地产品化。所以,他最早仅仅是将其作为个人研究:
2008年,他将自己在Performance Tuning方面的多年工作经验写成2000多页的电子书;
2009年,他建了一个论坛和一系列QQ群,告诉大家优化基础软件和应用性能的有效方法;
2010年,他开始写下Java Agent的第一行代码,并且在实际工作中使用它做Performance Tuning。
创立OneAPM公司的头几年,何晓阳压力非常大,但他仍能乐观看待:“那种情况下,生活本身是平常的,既不浪漫,也不是过分残酷。”
2012年,OneAPM已将自己的探针技术磨练成熟,但仍未能找到好的盈利模式。当看到与自己营收差不多的外国公司New Relic已拿到1亿美元投资时,何晓阳觉得这像天方夜谭。
2013年,随着云计算与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全球迈入App经济时代。此时,APM逐渐成为刚需。
2013年8月,成立5年的OneAPM终于拿到100多万元的天使投资。
经过长年研究以及反复尝试后,2014年,OneAPM成功推出基于SaaS模式的应用性能管理产品。
之后的一年半,OneAPM顺利完成经纬中国、成为资本和启明创投投资的四轮融资,累计2.61亿元人民币,并于2016年成功登陆新三板。这在当时,被誉为是创投圈的融资奇迹。
就这样,OneAPM凭借自身优势,奠定了自己在中国应用性能管理领域的行业地位。它可谓是何晓阳“十年磨一剑”的作品。
关于这段长达十年的创业坚守,何晓阳深有感触:
 
提及上次创业经历,我都会忍不住提到一本名为《一无所有》的书。在这本书描述的物理世界中,存在两个截然不同的星球,一个是社区制的、乌托邦式的星球;另一个是资本社会、金钱至上的星球。社区制星球里有个物理学家,由于其科学研究不受认可,就叛逃到另一个星球。但他最终发现这个星球仍非他的理想之地。
我之前从事了十多年的软件行业,虽然我一直认为不应该轻易看空一件事情,但在从事了这么久的软件创业后,我还是深切感悟到:在当前的经济环境下,软件行业其实是一个非常落后的行业。
软件行业本身是代替人的劳动,提高人的效率的。它本身商业模式的落后,局限了它的普及与推广。它当前的传播推广仍是上门销售,这种没有网络效应的商业模型,这种靠人力推广的增长是很落后的。我们努力研发最先进的技术,却用最落后的方式推广,这让我们十分痛苦。
当我猛然意识到这并非是我的个人努力问题,而是某种结构问题或者更深层的东西,在束缚软件行业的发展时,我就决定跳脱出来,寻找更好走或者说走得通的路。
所以,我就如同那个不受欢迎的物理学家,叛逃到了币圈。我知道很多人进入币圈,是因为财富效应。但我其实是被区块链技术及其巨大价值所吸引。我觉得它更能让新技术发挥网络效应,这或许能改变软件行业的商业模式。

2

逃离创新发展困境投身区块链浪潮

早在2013年,何晓阳就知道了比特币,并且也做了相应的投资。但专注于OneAPM的他,当时并没有意识到比特币以及区块链的潜在价值,以及其带给未来世界的改变。
2017年,在OneAPM已经成为中国最好的基础软件公司的时候,他的很多同事以及下属纷纷投身区块链行业,做了火币、OK等知名区块链公司的CTO。
在身边人的影响下,何晓阳沉下心去理解比特币以及区块链技术的底层逻辑以及应用价值。
对这个新兴行业有了基础认知后,随着他熟悉的VC们大举进入区块链行业,他最终决定将已经上市的OneAPM公司授予他人管理,自己一个人跳出去,开启新的事业。
当被问及“为何放弃之前的事业,投身区块链浪潮”时,何晓阳直言:
我之所以进入区块链行业,是因为我对于原有的事业思考得很清楚,也因为我深入探究了区块链的商业模式后,发现其蕴含着巨大价值与潜力。
我个人比较擅长两样东西,一个是技术,另一个是商业模式。在《Zero To One》中,硅谷投资大神Peter Thiel认为科技创新只有两种:第一种是从0到1,即把不存在的东西创造出来;第二种是从1到n,即进一步实现全球化。
商业模式创新,也是如此。我们可以把任何一个商业拆分成两个层面的能力,一个是产品层面Production;另一个是分发层面Distribution。我们判断一个商业好不好,VC喜不喜欢,就是判断这两个层面的能力。
所以,我们想要在商业领域有所作为,就需要建立这两个坐标系:第一个是从0到1,即能否创造出有价值的产品;第二个是从1到n,即产品和分发的规模化能力。
 
因此,开源并实现社区化,是一个软件公司最优且最科学的选择。而这也是区块链行业所推崇的理念,区块链的Token经济已经彻底改变了很多领域的商业模式。所以,我决定在区块链行业开始进一步的创新与探索。
“即使看到未来,现在还是要慢慢走”,这是何晓阳之前在一个方向耕耘十年后的最深体悟。当他深刻意识到自己不能靠一己之力推动整个软件行业生态发展后,就毅然从原有的舒适区跳脱出来,去发掘一片新大陆。这或许是好奇心作祟,也或许是理想使然。不管怎样,这都让他向理想中的未来迈进了一大步。

3

长期坚守后的完美转型Lambda应运而生

 

2018年,何晓阳创立区块链分布式存储项目Lambda。
当被中本财经问及“为何选择分布式存储这个赛道”时,何晓阳回应:

从最本质的结构去看,我不太能在无法说服自己的情况下做事,我们是先看到了问题,再看到了答案,或者说部分答案。将区块链变得有用,是我在币圈最想做的事。于是,我就选择了分布式存储这个领域。在区块链领域,很多人对于技术完全没有概念也不是很了解,他们最终会发现:他们最初的设想,用当时的区块链技术是很难实现的。
我们做分布式存储,最初有三点判断:
1.它可能是更好的数字货币;
2.可能是更好的基础设施;
3.可能是更好的互联网基础设施。
虽然这些想法可能还很遥远,但它在概念原理上没有任何问题。Lambda的白皮书是我独自从2018年1月—6月,共写了6个月,相较于大多数一个晚上搞定白皮书的项目而言,这还是比较罕见的。我们在过去的一年时间里曾无数次质疑这个白皮书中所描述的场景能否最终呈现。但有意思的是,我们发现自己现在做的就是白皮书之前所设想的,这是非常奇妙的事情。
现在回看,我们的白皮书之所以能够写对,大体是因为两点:
第一,2018年1月时,大家对于很多项目在未来是否正确、是否有价值,没有清晰概念。我们当时却参考了很多有潜力、有价值的好项目。
第二,当时我们的设计理念也相对正确。我们做项目时,区块链各方面技术已经相对成熟,我们不会走太多技术方面的弯路。
 
对于事情的判断,是过去我们花了几亿人民币的学费所获得的最大收获。
2014年年底,我们做了3.0版本的SaaS,所有人都觉得非常好。当时有个客户砸下100万要部署我们的产品。受此事激发,我们从2015年1月开始,陆续研发4.0 、5.0、6.0版本,但都失败了,光研发成本就消耗了一个亿。
 
经过了你都不知道为什么就做不出来的事情后,你就意识到:对于一个事情,起初一定要有清晰的判断。
 
因为有了这次失败,所以我们对于事情会有更准确、更清晰的预判。对于“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应该坚持什么;应该舍弃什么”,我们有很清晰的认知。这是Lambda比别人厉害的地方。
就这样,具有清晰判断力以及超长“续航力”的何晓阳开始了自己在币圈的智慧探险,专注于Lambda项目的打造与优化。
Lambda以推动互联网去中心化发展为使命,旨在为新一代价值互联网打造存储基础设施。
技术层面,Lambda全球首次实现并公布了 PoST 时空证明,开创性地在Lambda Chain共识网络中引入 VRF+BFT 的共识算法,保证了网络的运转效率及可靠性,并实现了数据完整性证明、多链数据协同存储、跨链数据管理等众多技术突破,支持数据动态访问,保护数据隐私,为价值互联网”将数据价值还给用户“的伟大构想,不懈努力。
经济层面,Lambda秉持自由民主精神,通过存储矿工、检索矿工、验证人和用户监督四种角色的设计和LAMB Token的激励,实现Lambda整体生态的良性、高效运转,从而打造一个“人人有贡献,贡献有收益”的美好区块链社区生态。
项目启动至今,Lambda已经获得比特大陆、FBG、真格基金、大都会资本、Dfund、Evo Capital、泛城资本、策源数字基金、BlockVC、INBlockChain、时戳资本、NGC、DATA基金会、创世资本、同舟资本、比特币世界、红岸基金、维京资本、猎人资本、葡萄资本、Reflextion Capital、KOSMOS、Bluehill等顶级机构领投的数千万美金,并与 Perlin、IOST、DATA、币威等知名项目达成战略合作。这进一步证明了Lambda未来的发展潜力以及商业价值。
关于Lambda“将数据价值还给用户”的美好愿景,何晓阳解释道:
提起这个愿景,我们首先需要厘清数字货币以及区块链能够锚定什么价值,不能锚定什么价值。

区块链是能够把一些数字资产Token化,从而实现更加快速地交易,或者通过智能合约实现自动交易。
所以,我们需要思考哪些资产是可以Token化的。大体上有两种资产:金融资产和数据。
今天的区块链只是实现了金融的Token化。但事实上,数据和金融没有什么区别,都是纯数字,所以也可以实现数据的Token化。在这个理论基础上,我们提出了这个愿景,这其实是一个长期的愿景,而非短期能够实现的。
分布式存储天生有几个特点导致它必然被使用:
1.数据可以被证明存在,即可以被存储;
2.数据也可以被删除,也会有清晰的证明;
3.数据有清晰的流向。
人们向往自由,但我们的处境其实相对不自由。而分布式存储使得我们在某些关键场景下,能够掌握自己的数据,获得相对的自由。分布式存储在短期内不会取代中心化存储,而且或许也不是更廉价的存储方式。但它的存在表明它可能会在关键的场景发挥关键的作用。
今天的数据霸权,远远要比我们想象中的更加危险,它可能决定你的未来。我们现在或许身处楚门的世界,在数据信息爆炸的今天,你怎么保护自己?5G时代、VR时代,会加剧人们的个人数据泄露危机。区块链的出现,会使得个人掌控自己的数据就像掌控自己的资产一样。
Facebook入场有助于数据私有化,以及数据确权,我们终于将要迎来真正的区块链1.0时代。我们之前说比特币是数字货币的1.0,以太坊是数字货币的2.0,但是区块链的1.0应该是从类似于Facebook发币开始的。
何晓阳曾表示:他天生就是为创业而生。这个时代需要务实,他会带领他优秀的技术团队把Lambda打造成一个务实的、有价值的好项目。
 
Lambda2019年十大目标:
1.市值500亿;
2.市值前30名;
3.招募10000名矿工;
4.打造中国第一储存公链;
5.从火币创业板跳跃火币主板;
6.七月上线美国B网等;
7.Lambda主网上线并协助Filecoin主网上线;
8.发布Asic矿机和硬盘矿机结合模式;
9.帮助中国硬盘厂商实现100亿人民币的GMV;
10.实现Lambda生态的建设:主网、节点、矿工、矿机、矿池、质押、借贷、量化、担保、租赁、代理商、交易平台。
 

4

熊市养精蓄锐牛市强势崛起

 

关于熊市,何晓阳认为:币圈寒冬跟2000年“.com”泡沫破裂相比,是“小巫见大巫”。
他十分认同“周期天王”周金涛先生所说的“2019年对于所有的投资人来说,是最好的时间,因为只有在冬天,筹码才足够便宜。
所以,何晓阳坚信:在熊市,最终还是要看技术的发展,不管是从0到1,还是从1到n,只要能坚持下去,肯定会有好收益。所谓的“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大潮,也只有少数公司活了下来,成为所谓的“独角兽”。所谓的“胜者为王”,不如说是“剩者为王”。只有能够活过漫长的、如冬天一般的“熊市”,才有改变世界的机会。
当被中本财经问及“什么才算是改变世界的机会”时,何晓阳坦言:
其实很难界定什么是“改变世界的机会”,但是每一个人都知道什么不是“改变世界的机会”。每一个人对于现在做的事情有没有意义和价值,是不是遵从内心的召唤,是有判断的。
我并没有”比大多数人能更好看到未来“的能力,但比大多数勇敢,是我能做到的事情。承认失败,承认事实,做出正确的选择,而非容易的选择,是我从上一次创业所学到的东西。
近未来,远未来,究竟什么是未来。我认为我们自己对于未来其实是有一个清楚的认知与感觉的。它是不是有一种很酷的感觉、塞翁朋克的感觉、黑客帝国的感觉、未来的感觉。你无法量化它,你也不知道它是多远的未来,但是这种未来感是很明显的。
就这样,何晓阳抱定着”剩者为王“的信念,憧憬着”区块链技术的美好未来“,带领团队在熊市踏实做事。他们相信,技术创新未来能够攻克当下以中心化存储为主的各类数据安全问题。
 

5

永葆好奇心的智慧探险家不断挑战自身极限

 

 

关于“人生”以及“成功”,何晓阳曾说:人的一生就是不断寻找人生意义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折腾”的效果要比“不折腾”好,“折腾”不一定成功,但是成功一定是“折腾”出来的。
回顾自己一路走来,都经历了哪些“折腾”,收获了哪些成长,何晓阳感悟颇多:
我对于新奇事物的好奇心是无法遏制的。我每年会看非常多的书,这也是好奇心驱动。我现在正在看的这本书,书名是《我是个怪圈》,这个书名很好地形容了我的状态:我是个怪圈。
说起“折腾”,这其实是好奇心在推动我。这个东西是我不想去干涉,无力去干涉,干涉就会很痛苦的一个东西。我对于很多事物都好奇,但人的精力是有限的,我自然也会有自己擅长和不擅长的领域。
每个领域,我都会尽力尝试到自己的极限。人生有各种各样的可能性,我们倾向于人是有自由意志的。如果我们拥有自由意志,那我们就应该在自由的各个方向以及维度进行尝试。
我尝试过各种事情后的结论是:其实你没有必要超过最顶尖的人,你只要做得比大多数人好,就可以了,就看起来像一个“高手”。知识是可以通过不断努力获得的,但天赋却不是。我的尝试,会让我获得不需要太多天赋就能习得的技能以及认知,我觉得这就是“折腾”的意义。
何晓阳就是在不断“折腾”的过程中,不断实现认知变现。他曾表示:无论干什么,都要做少数人的选择,而非多数人的选择。
 
所以,他也收获了少数人才拥有的“生活”,成为少数有灵魂的创业者。这个永葆好奇心的智慧探险家,就这样在通往未来的道路上一路狂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