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rights reserved 昨日财经夜读&潘旭东财经说

中美经济的冲突,早在川普发动关税战就开始了,虽然现在的提法还是“中美贸易战”,但实际上并没有这么简单。

2020年新冠肺炎病毒的流行,给了美国“趁人之危”的时机。1月31日,美国率全球之先宣布对中国的旅行禁令,规定:从美国东部时间2月2日5点起,过去14天内曾到过中国的非美国公民不能进入美国境内,多家美国航空公司也暂停了中美之间的航班。

风水轮流转,到3月中旬,美国国内疫情“炸了锅”,中国反而要严防输入性病例了。

与此同时,美国道琼斯指数也从近期高点29568.5,至3月9日最低点18917.4点,暴跌超10000点;纳斯达克、标普同向下跌,10天之内触发历史性四次熔断,连累全球股市进入或接近熊市,随着全球疫情的蔓延,各国经济都将遭受严峻的挑战。

回到中美经济的问题上,最初疫情在中国出现时,大量美国在华公司关闭了其在中国的工厂或门店,比如福特、通用汽车、特斯拉、星巴克、沃尔玛、迪士尼等。尤其是像苹果、耐克这样对中国产品的依赖型企业,供应链的中断使其生产受到严重影响。

于是在美国,对“脱钩论”的讨论再次如火如荼。疫情造成的经济混乱局面促使美国投资者和企业高管重新思考把供应链集中在中国或严重依赖中国消费者的做法是否是明智的。“脱钩论”认为,40年来,美国经济与中国经济越来越紧密,现在可能是时候把它们拆散了。

 “脱钩”意味着完全分裂,很少有商业领袖愿意公开使用“脱钩”一词。但是,包括特朗普的一些高级经济顾问,还有美国国会非常厉害的一些人物,都似乎想利用疫情来进一步推动中美的所谓“脱钩”。

在过去几周里,白宫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将疫情称为“警钟”,而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预测,这将有助于将制造业岗位带回美国。他认为:“三年来在贸易、技术、国家安全和人权等问题上的敌对言论已经使我们之间的关系破裂,这可能会加速两国关系的决定性破裂。”

仅仅在几个月前,中美贸易达成了“第一阶段”协议,当时对中美经济看好的、看衰的都有,但至少这个协议暂时缓解了两国的贸易紧张状况。

中美贸易间的风险依然很高,双方都在尽量减小对对方的贸易依赖以防不测。美国企业已经将价值数千亿美元的订单转到了其他国家。

但这也是一个矛盾的策略,因为中国的市场吸引力和消费能力仍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特别是对于某些特定行业,比如电动汽车业,特斯拉就加大了在中国工厂的投资,也将产生更高的收益。

另一面是如大型电子产品零售商百思买(Best Buy),它们计划把中国制造的产品占其销售成本的比例从2019年的60%降至40%。不过,就疫情形势的发展以及中国劳动力市场和经济环境的优势,他们的决定或许会产生不可说的痛苦。

在科技领域的争斗,美方基本上是肆意妄为,其以安全和人权问题为由,将中国电信巨头华为和其他数十家中国公司列入黑名单,禁止它们在没有豁免的情况下从美国公司购买关键部件。

美国的禁令促使中国不得不放弃美国技术,加速推动半导体和人工智能等领域的自给自足。处在风口浪尖的华为,也相继推出了自己开发的操作系统和相关芯片等替代产品。

与这种明争暗斗相比,真正危险的是加速两国关系破裂的思想,在如今全球化的进程中,决裂和孤立都是不明智的,特别是占世界GDP前两位的大国之间,经济贸易的“脱钩”会引起世界范围内的动荡,这种动荡会从经济领域向更多方面延伸,从而带来不可预知的严重后果。

这种“病态”思想所产生的一个后果是:人才流动受到限制。在美国高校就读的37万名中国学生占在美留学生总数的34%,许多美国学校依赖中国学生的学费来平衡预算。但是,为控制疫情而设计的旅行限制已经阻止了数千名中国学生今年春季学期返回美国。甚至在疫情爆发之前,中国学生就发现更难获得美国签证,许多应用科学领域的人员抱怨出现了“红色恐慌”,他们越来越被视为政府间谍。

这种裂痕还给那些与美国有大量贸易往来的经济体带来了艰难的选择。台湾最大的芯片制造商、收入达360亿美元的台积电(TSMC)向包括苹果(Apple)在内的美国公司和包括华为(Huawei)在内的中国公司供货。最近几周,特朗普政府向台积电施压,要求其将军用芯片的生产转移到美国。台积电表示,不排除这种可能性,但“没有具体计划”。

美国的贸易政策也令其坚定的盟友澳大利亚感到不安。澳大利亚是发达国家中最依赖中国的经济体,年贸易额约为2000亿美元。其中,澳大利亚有三分之一的出口产品输往中国,15%的游客来自中国。前澳大利亚总理、现任纽约亚洲协会政策研究所(Asia Society Policy Institute)所长陆克文(Kevin Rudd)一直在呼吁不要分裂。他在最近的一次讲话中感叹道:“一个完全脱钩的世界将是一个非常不稳定的地方,它将破坏过去40年对全球经济增长的假设。”(在此次疫情期间,澳大利亚的存在感似乎很弱。)

疫情确实加剧了中美经贸的波动。然而有意思的是,到3月中旬,疫情形势开始逆转,中国国内的疫情基本稳定,多地已经将防控预警级别降到二级或三级,复工复产有序展开,中国的经济也在恢复中。有报告说,已经有超过90%的国有企业恢复了运营。而美国疫情的严重,也促使其政府悄悄地降低了中国防疫物资出口美国的关税税率,不过在世界都需要中国救援的情况下,我们的物资也不富裕哈!

从理论上来看,中美之间的贸易和投资可能会出现“v型”复苏,就像2003年非典(SARS)爆发后那样。

但是,新冠肺炎疫情造成的经济损失远远大于“非典”,此时,美国公众对中国的负面情绪也因为疫情而提升。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数据显示,2019年对中国持负面态度的美国人比例跃升至创纪录的60%。在即将到来的美国总统大选中,对中国的敌意可能是特朗普和他的民主党对手能罕见达成一致的一个方面。

所以说,特朗普不能连任吗?此言还为时尚早。至少有一点可以确认,一旦特朗普连任,中美之间的贸易麻烦还将持续下去。

合则两利,斗则俱伤。由于双方交往日益密切,利益高度融合,中美之间也不可能完全“脱钩”,彼此隔绝。中美如合作,则造福两国,惠及世界;中美如对抗,则没有赢家,还将殃及全球。完全切断两国无数的商业联系,对两国都有太大的损失。新冠疫情已经展示了隔离经济的后果。然而两国之间的经贸趋势已经形成,中国试图更加多元化出口和原材料供应,美国力求减小或摆脱对中国进口的依赖。这就是大国崛起无法回避的问题,世界经济秩序的重构免不了大国的碰撞。